距展会开幕6

03.10-03.12.2021

中国.广东广州

English

×

内页banner

展会新闻

一文看懂中美康复的差异

2021.01.14



众所周知,我国的医疗水平与欧美等发达国家是有一定差距的,甚至有人说:“中国与美国的医疗水平相差20年!” 真的是如此吗?抛开体制、医保政策等客观因素,在编者看来,中美医疗的差距最主要体现在治疗效果上,而治疗效果的差距则很大程度是因为患者在病后或术后的康复治疗造成的。


我国康复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到底在哪?我们以美国为参考对象来看:


差距一

政府、医疗机构对康复的重视程度


美国:医疗部门对各级康复机构对患者功能状态严格把控,对康复实施的不同保险支付政策,引导各类康复机构迅速发展和完善,满足患者不同层次、不同治疗阶段的康复需求。


中国:大部分康复项目还未被纳入或未被正式纳入医保项目,三级康复医疗服务网构建不成熟、社区康复服务极其不完善。




正是因为对康复的重视程度的差距,不能很好地满足患者长期康复治疗的需求,治疗效果也会大打折扣。我国许多患者虽然在中风、心肌梗死等急性疾病中被抢救了过来,但由于许多康复项目未被纳入医保项目,许多病人对康复“望而却步”,而社区康复服务缺乏,导致愈后效果差,几乎丧失劳动力。

 

若将康复项目纳入医保项目,那么患者在急性期之后,绝大部分患者就能享受到术后的康复治疗,之后可以选择转入康复护理之家或回归家庭,而且,开展社区康复服务的人均费只需要9美元左右,在费用上可以大幅减少90%, 其覆盖面却能达到80% 。因此,将康复纳入医保、大力发展社区康复服务可以很好地满足患者对长期康复医疗的需求。


差距二
病人中风之后的生活


美国:中风后,上班、运动、旅游,生活要和发病前区别不大。

中国:中风后,歪歪扭扭能走就行,不上班,还要请保姆照顾,成为社会负担。




让患者完全回归社会,这是康复的重要目的之一。

 

美国的卒中患者在社区的康复机构进行康复锻炼,当生活能够自理时,对于尚在工作年龄的患者,会有专门的社会机构对其进行工作技能方面的培训。

 

比如你以前是机械操作员,患病后腿脚不利索,他们会帮你找个客户、打字的工作,并进行岗前培训。

 

在美国有专门的残疾人停车场,上公共汽车,卒中患者行动慢,司机和其他乘客会耐心等,没有人抱怨,也不会有人盯着患者一直看。在这样的环境中,患者心理很放松,不觉得自己是制造麻烦的废人,回归社会相对更容易些。

 

而在中国,患者往往把自己归入了无用之人的行列,从而沮丧、抑郁、自卑,这种情况在四五十岁的人群中尤为明显。流行病学调查显示,我国45岁以下成人发生的脑卒中约占全部脑卒中的5%至15%。

 

对中青年患者而言,融入社会才算康复成功,但是我们的心理治疗没有跟上。以家属要把患者当成正常人,不过分呵护,及时发现患者心理问题,必要时寻求心理医生的帮助。


差距三
民众对康复的意识和观念


美国:不觉得自己是制造麻烦的废人,而且把手术后康复当作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

中国:把康复当作苦差事或奢侈品,并且需要医生反复叮嘱重视康复。



许多人觉得术后康复是一件“奢侈的事”,中风后就应该是卧床、偏瘫、腿脚不利索,需要人照顾;把康复治疗当成是一种按摩、一种不必要的治疗项目。就算有患者参与康复治疗,觉得自己中风后还得每天这样训练、折腾,就是一件苦差事。

 

“其实康复不是苦差事,而是教你学会一种乐活的生活理念。”一定要把康复当成玩,比如你不喜欢唱歌,可能语言康复会让你能成为“麦霸”;你不爱运动,可能肢体康复会让你练成乒乓能手;你不喜欢电脑,思维康复让你迷上电脑游戏;你不愿意外出,每天来康复科看看街景,没准一天不出来溜达还不自在呢。

 

有专家就表示,脑神经受损是不可逆的,连累着相应的血管、神经、肌肉都是“用进废退”的,不坚持练,各项功能肯定退步。许多通过康复本来已能走着出去的,但回去不练后,又坐着轮椅回来做康复的。所以,康复科的医生都会给患者“留作业”,制订回家的康复项目,如果你不能完成,苦果只有你自己吃了。


差距四
康复时间的差异


美国:住院(一周左右)→出院社区康复(长期)→社会机构工作培训→正常上班。  

中国:住院(不超过十天)→出院针灸(一个月左右)→康复(医保限制半年内)→勉强生活(视经济条件而定)。



同样是卒中患者,以上是中美两国不同的“康复路时间线图”。康复的最终结果差距很大,这与患者得到的经济支持有很大关系。

 

美国康复医疗费用很高,但其保险医疗覆盖面广,康复治疗的项目均由保险公司承担,对无保险的无收入病人,由政府承担。因此,能坚持长期的康复治疗。同时,对患者进行的职业培训均是免费的,这也为患者最终走向社会提供了保证。

 

中国的卒中患者康复是纳入医保的,但医保只管六个月的康复费用,有不少患者眼看着一天天好起来,到了六个月,医保不给报销了,自费无力承担,康复也就停止了。

 

康复的黄金期是在发病后的六个月内,但“能坚持康复两个月,就很不容易了。


卒中康复要依病情制订不同的康复项目,蹬车一次50元、手部练习一次100元等,天天或隔天去,医保规定的六个月之后,这些费用就完全自费,对家庭是沉重的经济负担。

 

能保证在黄金期康复的,一般是“有时间、有钱、有人陪、还得有车”,这几方面凑在一块挺不容易。此外,康复是个“慢功夫”,一些语言、认知方面的康复治疗甚至需要一两年,远远超出医保的时间范围,有不少患者因为经济原因放弃康复。放弃了康复治疗,那么治疗效果肯定就会大打折扣了。


差距五
康复医生“出场时间


美国:发生脑卒中,急救、溶栓,甚至开颅,在患者旁边,康复科医生也到场


中国:发生脑卒中,急救、溶栓,甚至开颅,神内或神外的医生到场。



俗话说:“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就是这一点点的“出场”时间差异,造成的治疗差距就是天地之别。与美国相比,我们技术水平、康复器械、医生素质都不差,甚至还有中医按摩、针灸的优势。但康复意识,我们差得太远。

 

脑卒中康复讲究越早越好,在生命体征平稳后康复治疗便可与临床治疗同时进行,六个月内是卒中康复的黄金期。这个原则,又有多少医院能够执行呢?

 

医生顾不过来,患者家属又把康复想成是“伸伸胳膊抬抬腿”,晚点练也行,于是病房里卒中患者身旁围了不少人,嘘寒问暖、送吃送喝,但能帮着康复的少之又少。

 

其实,康复要科学,否则一步错步步错。为防止足外翻,走路划圈,要在脚下垫个枕头。但枕头如果摆不对,反而会造成足下垂,迈出错误的步态,如此走下去,就再没有恢复正常的希望了。因此,康复医生的及早介入就显得相当重要。


相关阅读

在脑卒中康复领域,中国与日本的差距有多大?



“脑卒中”又称“中风”、“脑血管意外”。是一种急性脑血管疾病,是由于脑部血管突然破裂或因血管阻塞导致血液不能流入大脑而引起脑组织损伤的一组疾病,包括缺血性和出血性卒中,多发于老年人群。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截止至2016年底,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已达2.2亿,占总人口的16.7%,是世界老年人口总量的1/5,是亚洲人口总量的1/2。在这些老年人当中,有7千万有康复以及护理的需求。


在2017年7月8日出版的柳叶刀杂志上,著名神经病学专家,日本浅川哲也博士发文指出中日卒中后康复的巨大差距。


中日卒中发病率差距小 预后康复率日本远高于中国


随着中国人口的老龄化,中风,具有很高的致残率,正日益成为重要的公共卫生问题。在中国每年有250万的新发病例,而其中约70%-80%的患者丧失自理生活能力而需要照护,这给患者家庭带来巨大的负担,消耗了大量社会资源。


日本和中国人同属于黄色人种,卒中发病率和中国相若,然而日本卒中患者的预后却明显优于中国。据日本的卒中指南介绍,在日本,64.2%的65岁以下之低龄卒中患者,以及42.2%的65岁以上高龄卒中患者均能恢复独立行走能力;而60.2%低龄患者以及52.8%的高龄患者能够重返社区享受普通生活。


造成中日康复差距的因素


浅川哲也认为,日本相对完善的医疗保险体制以及优秀的中风康复体制,使卒中患者能在早期得到合理及时的康复治疗,此乃造成如此悬殊预后差别之重要原因。


尽管对康复服务有着巨大的需求,然而限于种种原因,中国的早期康复却做得不尽人意。



中国与日本在康复体制上的差距


一是中国的医疗保险并未如日本那样完全覆盖康复的全程,也没有如日本设立高龄人群的照护保险;


二是中国尚未建立起包含社区、康复医院、保险、护理服务等诸方面的高效立体的康复体系。在中国,康复科医师相对于其他专业医师,待遇较差,导致年轻的医学院毕业生不愿意从事康复科;而受过严格训练的康复治疗师,尤其是ST康复师,护工则远远不能满足需求。中国并没有如日本对护工设定准入制度,中国的很多护工都来源于农村受教育程度较低的中老年妇女;


三是中国的康复设备,和日本依然有较大差距。很多在日本司空见惯的器具,譬如OT的模拟生活场景训练器具,模拟厨房等,而在中国不同地区不同层次的数十家康复医院或综合医院康复科,均未见到此类设备。




日本模拟生活场景训练器具



康复训练


此外,普通公众对早期康复的重要性依然认知度较低。一项研究表明仅有38.9%的民众知道中风康复的重要性。而且,仅有11.5%的患者在中风一周内接受了康复治疗,42.4%的患者中风后根本没有接受过任何康复治疗。


综上所述,中国和日本康复体制的天壤之别造成了患者预后的天壤之别。现在,是政府采取措施改善这种现状的时候了。具体措施应该包括完善康复体制,训练更多康复人才,加强对普通民众的健康教育等。而作为相同人种的日本,其康复方面的经验和技术都是值得重视和应用的。


作为华裔科学家,浅川哲也教授愿意和各界有识之士合作,把日本的先进康复的理念和技术带到中国,以提高康复的服务水平,真正造福于中风患者。


参考资料:TetsuyaAsakawa, Liang Zong, Liang Wang, Ying Xia and Hiroki Namba. Unmet challenges for rehabilitation after stroke in China. The Lancet. 2017, Volume 390, No. 10090, P121-122.DOI: http://dx.doi.org/10.1016/S0140-6736(17)31584-2


文章来源:健康时报

整理:全球康复资讯









常用链接

联系我们

广州国际康复论坛秘书处

电话:  020-66318831

邮箱:  info@cantonrehacare.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0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粤ICP备10076469号

【 金晔】